扶桑级战列舰

编辑:摹画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10 02:31:54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扶桑级一般指扶桑级战列舰
扶桑级战列舰(日语汉字:扶桑型戦舰,日语假名:ふそうがたせんかん,英语:Fuso-Class Battleship)是日本帝国海军于大正元年(1912年)建造的日本第一型“超弩级”战列舰。原计划建造4艘,最后只完成了扶桑号(ふそう)及山城号(やましろ),其余两艘伊势号、日向号因预算不足被临时搁置,后期针对扶桑级现有的两艘战列舰上出现的缺陷加以改进,最终将伊势、日向划分为了独立的一级战列舰——伊势级战列舰。扶桑级设计者为近藤基树海军造船中将。该级舰的外形特点是其拥有着极为高耸的舰桥,并且装备多达六座十二门356毫米主炮。
1944年10月莱特湾海战中,扶桑号、山城号被编入西村舰队。10月25日凌晨,在执行“捷一号作战”时,西村舰队穿过苏里高海峡,迎面遭遇美军舰队,扶桑号、山城号先后受鱼雷攻击,沉入海底。
中文名
扶桑级战列舰
外文名
ふそうがたせんかん
国    家
日本
服役时间
1912-1944
建造数量
2艘
前    型
河内级战列舰
次    型
伊势级战列舰

扶桑级战列舰发展沿革

编辑

扶桑级战列舰建造计划

扶桑级战列舰是日本八八舰队计划的一部分,搭配战列巡洋舰用以争夺制海权。于1905年日俄战争击溃俄罗斯的日本,当时虽然获得中国东北地带的特权,然而庞大的战争损失也为国家带来严重的债务问题;这时留英回国的海军将领佐藤铁太郎向明治天皇献上了《帝国国防论》一书,强调海洋对日本国土防卫的重要性,后来的对马海战也证明了这项观点的前瞻性。同时,他在书中也强调日本未来在亚洲的扩张中不免会和英国或美国其中一国发生利益摩擦,所以建立至少有对手七成战力、足以在日本近海击溃对手的海军成为必要规模,他的论点成为日本直到二战战败前建军的主导方向,也为日本海军的扩张提供了理论基础。
1907年,日本通过了八八舰队扩军方案,目标是建造8艘2万吨级的主力舰、8艘1万8千吨级的战列巡洋舰。然而英国无畏号战列舰及无敌号战列巡洋舰的出现成为造舰思想的新典范对照组,让当时抢先建造的三款主力舰未推出即告落伍,加上财政问题,导致造舰进度暂时放缓。1911年,日本批准“第三期海军舰艇扩张计划”中的“第三号战舰”(扶桑号)的建造计划,由于财政原因的拖延,到1913年才陆续批准了第四号(山城号)到第六号的建造计划。
扶桑级设计的初始方针是打算采4艘战列舰共同编队的方式作战。开工前,日本海军手头持有的资料有金刚级与无畏级的蓝图,日本海军也在观察当时世界战列舰的发展潮流,同时英国基于盟友立场也协助日本设计。而在一战前最先进者莫过于英国的铁公爵级战列舰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还有美国的纽约级战列舰和内华达级战列舰;这些战列舰有的共通特质就是主装甲带超过330毫米,舰炮超过10门,航速达到23节以上,这些规格成为日本想超越的目标。
新建成时的扶桑号战列舰 新建成时的扶桑号战列舰
最终,扶桑级以代号A-64设计案决定。此设计参考了金刚级战列舰来建造一款具有飞剪式舰艏外观、长船首楼设计,总吨位29000长吨(29465吨),有着采用双连装炮塔的12门14英吋主炮,具备23节航速可压倒美国同行的战列舰。扶桑号于1912年3月开工,是日本帝国海军历史上第2艘以“扶桑”命名的战舰(“扶桑”曾被用来命名旧日本海军历史上第一艘被分类为“战舰”的铁甲舰)。1915年11月扶桑号完工服役,二号舰山城号1913年11月动工,到1917年3月完工服役,为当时世界上排水量最大、速度最快的战舰。[1] 

扶桑级战列舰命名规则

扶桑级作为一级战列舰,依照日本帝国海军命名规则,战列舰一般以日本古代令制国国名命名。扶桑号的命名源于扶桑国,它并不属于日本古代某一令制国,而是日本的一种古称。山城号的命名源于山城国,它位于今天的日本京都府南部,是日本古代都城平安京所在处,政治、经济、文化高度发达。将扶桑级战列舰以这两个名字命名,足见当时日本海军对其期望之大。

扶桑级战列舰设计特点

编辑
新建成时的山城号 新建成时的山城号
1910年日本海军选定由英国设计建造“金刚”号战列巡洋舰的同时,以引进最新主力舰设计建造技术为目的派出进修人员赴英国学习。由日本自行设计的扶桑级舰体设计参考金刚级战列巡洋舰的图纸进行战列舰化改进。防护比金刚级增强,设计航速22.5节。在舰体中后部增加两座主炮炮塔,六座双联装主炮炮塔布置在舰体纵向中轴线上:一号二号炮塔呈背负式在舰桥前方;三号炮塔在前主桅与一号烟囱之后;四号炮塔在二号烟囱与后主桅之间;五号六号炮塔呈背负式在后主桅后方。锅炉舱被舰体中部的主炮炮塔隔成前后两个部分。主炮采用与金刚级相同的双联装356毫米口径主炮,16门152毫米口径炮廓式副炮配置在长艏楼中。其布置方式的缺点是:动力舱空间受到限制,需要重装甲带防御部分延伸过长,主炮齐射时炮口爆风会横扫全舰,火炮射击时会对上层建筑的产生冲击以及相互干扰。由于是日本海军第一次尝试自行设计建造超无畏级战列舰,扶桑级整体布局、建造技术以及经验的不足,整体而言并不理想。而且后来现代化改装时发现舰面被炮塔占据过多的空间,导致可利用改造的空间十分狭窄。扶桑级战列舰完工时是当时世界上排水量最大的战列舰。两舰服役之后,均加入日本海军第一战列舰战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日本海军总结英、德日德兰海战的教训,发现在远距离舰队炮战中,甲板的装甲防护十分重要。但是扶桑级的甲板装甲比较薄,这是一个致命弱点。
扶桑级的设计缺陷让她在服役过程中实施过多次改造,但基本布局不变使得改良效果有限,在二战爆发时扶桑级整体技术已属过时;在中途岛战役后日本航空母舰大规模折损时曾经有提案将扶桑级改造为航空战列舰,并打算在1943年6月动工,最后因日向号炮塔爆炸意外让高层决定由伊势级战列舰实施改造,扶桑级的改造计划并未实行。[2] 

扶桑级战列舰动力

扶桑级的锅炉使用日本设计的宫原式油煤混烧水管锅炉,搭配2具英国制造的柯蒂斯-布朗直联式蒸气涡轮机,涡轮机内有低·中·高压三组涡轮,每组涡轮机带动2轴螺旋桨。舰上装有4千长吨煤炭与1千长吨燃油,可让扶桑级在14节航速下有着8千海里续航力。锅炉舱因第三主炮而隔离层前后部分,这个因主炮布局而妥协的设计日后仍被认为相当不理想;前舱为一、二号锅炉室,由前烟囱排烟;后锅炉舱为三、四号锅炉室,由后烟囱排放;前舱由于过于靠近舰桥结构,另外还出现了高热传导与浓烟乱窜的副作用,使舰体需要花费额外的空间装设隔热设备。涡轮机组则分为前、后机械舱放在第四炮塔后方,前机舱放置中压带动外部螺旋桨,后机舱放置低·高压带动内部螺旋桨。
扶桑级战列舰 扶桑级战列舰
海试表现上,扶桑号最高输出46,500匹轴马力、航速23节;山城号最高输出47,730匹轴马力、航速23.3节。虽然都超过美国纽约级战列舰的21节,但只是勉强达成23节门槛,一般航速仍维持在22.5节。[3] 

扶桑级战列舰火力

在“单舰优越主义”下,扶桑级最初便规划为一艘12门主炮的战列舰,但当时海军大国自身的造舰策略比较保守,只有在外销战列舰上才敢“因应顾客需求”做出某些设计突破,所以即使是英国也没有堪称成熟的多主炮配置构思;要怎样配置如此数量的舰炮成为一大考验。
为此,舰政本部也请教过英国维克斯公司的意见;英方除了传统双连装炮塔配置,也提出采美国与意大利战列舰的方式设计一型三连装主炮炮塔,但是日本海军以三连装主炮著弹散布界过广以及技术不成熟等理由,决定采6座双连装炮塔的配置。双联装主炮炮塔全部装备在舰体中心线,舰体前、后部各安装两座采用背负式,舰体中部在烟囱前后各安装一座。主炮口径当时无特别要求,因此采用了金刚级主炮,每座炮塔重625吨,采用以锅炉蒸气带动的蒸气泵提供水压动力;俯仰角为-5~+20度,旋转角度为中心线左右各150度,装填只能固定于仰角5度的状态下,比起金刚级的25度仰角及自由角度装填机能来说限制颇多,因此射速只能每分钟1发。
虽然帐面上看起来扶桑级似乎火力优于列强战列舰,但是当时的射击技巧是采2座主炮以交叉射击的方式取得最佳开火效率;扶桑级却没有设计第三个射击指挥平台,实务射击采2-1.1-2的火力配置模式,并没有善用炮塔增加后的优点。采用崭新的主炮布局问题也在海试时表露无遗:重装甲带防御部分延伸过长,可改造空间狭窄,火炮射击时会对上层建筑的产生冲击以及相互干扰,主炮齐射时炮口爆风会覆盖全舰。[4] 
除了主炮,扶桑级当时还保留了水下固定式鱼雷管设计,6具21吋(533毫米)鱼雷管平均配置在舰体两侧。

扶桑级战列舰观测设备

扶桑级在完工初因科技不足,尚未装设后来普及的各式观测装置。除了射击计算仍以人力为主,主要测距装备为舰桥上方安装的视差式光学测距仪;扶桑号主测距仪对焦基线长度为4.5米、山城号为6米。扶桑号在B炮塔装设对焦基线长度3.5米的测距仪;山城号则在前司令塔装设与扶桑号炮塔同样规格的测距仪外,后方司令塔再装设一具焦基线长度2.7米的测距仪。

扶桑级战列舰装甲

扶桑级的装甲主要由维克斯渗碳装甲构成,装甲带设计为典型的前日德兰型战列舰配置,防御导向为针对1万米左右的射击而设计,对长距离大仰角弹防御力不佳,装甲总重量为8726吨,约占总排水量的29%,比起前代河内级的25%略为增加。在1910年代初,日本的工业生产设施生产不出12英吋(305公厘)以上厚度的装甲,这成为了扶桑级的防护设计最大限制;指挥塔装甲305公厘,为全舰防御力最强之部位;主水线装甲带厚度303公厘,水线上侧面装甲229公厘;水线下装甲厚度102公厘;甲板装甲介于32-51公厘;主炮装甲炮盾279.4公厘(11英吋),侧面228.6公厘(9英吋),顶盖114.5公厘(4.51英吋);副炮炮盾厚152公厘;船只的水密隔舱有737个(水面上163个,水面下574个)。本舰设计也依循一次世界大战前战列舰概念,将煤仓设置在锅炉室左右舷外侧,充当防鱼雷隔舱使用,所以轮机系统并没有增设额外的防护装甲。[5] 
扶桑级的主炮过多,连带让装甲带过度延长,过长的装甲带在摊平吨位后,扶桑级的要害部位防御力在各国战列舰来说并不优异;扶桑级全舰有6成的长度设有主炮、有5成的长度内设有弹药库,而且因为多安装炮塔的结果导致舰体中段设计成弹药库-锅炉-弹药库-锅炉的高风险方式,一般军舰被击中轮机段顶多担心失去动力,但扶桑级还得担心锅炉带的高温可能诱爆弹药的危机。相比来说,金刚级全长中只有33%的比例为弹药库或主炮,轮机段也集中设置,即便被弹遭命中致命部位的可能性也较低。日军自己的实测也评估扶桑级的主装甲无法承受14英吋主炮以上的炮击,即使防御力优于金刚级,以战列舰互角的观点来说与裸奔没啥两样。1930年代近代化改装时扶桑号的强化重点也在甲板装甲及水下防护,改良后的装甲总重量增加到12395吨,占总排水量31%,但即便如此面对美军战列舰来讲仍不理想。
第一次现代化改装之后的山城号 第一次现代化改装之后的山城号

扶桑级战列舰现代化改装

编辑
进行现代化改装之前的扶桑号 进行现代化改装之前的扶桑号
因为属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设计的构型,并未在设计初纳入战争经验,扶桑级服役的生涯中自服役后的1910年代起便多次改装;主要的大改装工程则有两次。
最初改装工程始于1916-1917年,装设主炮射击用方位盘,1918年在舰桥、第二烟囱左右侧各设置一门高射炮(共4门);1922年山城号的B炮塔装上了飞机跑道,用来实验陆地用飞机如何在战列舰上起飞。[6] 

扶桑级战列舰第一次大改装

因为战争经验,扶桑级在服役初期一直在改装修正,直到1923年第一次大改装,为该级舰首次有计划性的全盘改良;第一次改良主要为因应远距离炮战适性实施,主炮最高仰角提升到30度、增厚主炮顶盖装甲、舰桥加装基线长8米光学测距仪、舰桥扩建,增设射击指挥所、主炮观测所、高射指挥所等部门、罗经舰桥改为密闭化等。增建后的舰桥为了避免烟囱废气影响而造得非常高耸,但也被嘲笑是违章建筑。但只要风向不对第一烟囱的废气仍然会灌入舰桥内,让操作人员相当诟病;虽然舰政本部设计了匙状烟囱避免废气灌入,但是没什么效果。
三号主炮塔调转方向的扶桑号 三号主炮塔调转方向的扶桑号

扶桑级战列舰第二次大改装

扶桑级的第二次改装分别在1930年-1933年(扶桑号)、1933年-1935年(山城号),该次改造同样也是自动力、防护、火力等全盘更新;不过因为华盛顿海军条约限制,第二次大改装实际上仍有分段实施,并非一次完成,但仍并括为单次改良。在这次大改造后,同级两舰开始有明显区别,差异最大的部分为舰桥构型与第三主炮炮塔设置方向。[7] 
竣工时的扶桑级 竣工时的扶桑级
由于第一烟囱的排烟问题始终未有确切解决方案,加上被主炮空间箝制可用空间狭窄,第二次改装索性把整个前动力舱撤除,舱室一部分作为燃料槽,一部分作为士官寝室用;改装后所有锅炉集中到后锅炉舱,每个锅炉采单独舱间配置提升生存力,锅炉更换为舰政本部式重油水管锅炉,携带燃料也变成5,100长吨重油,轮机也更换成4部舰政本部式全减速齿轮型蒸气涡轮机,出力输出达75,000匹轴马力。但因为较差的舰体设计增加了不少阻力,扶桑号的海试表现即便达成输出76,889匹轴马力的表现,极速仍然只有24.7节,未能达成25节的计划极速,但续航力在16节航速下可航行11800海浬。
扶桑号 扶桑号
武装方面,与金刚级近代化工程相同,扶桑级主炮接受了增加仰角更新工程,最高仰角由30度增加到43度、副炮由15度增加到30度,此外主炮的后座装置更换为液气压设计,提高主炮射速;但是,A、B炮塔开火时会火炮爆焰会干扰观测设备的问题仍旧没有解决。原本装设的4座7.6厘米高射炮也全部拆除,预留炮位全更换为当时最新颖的双连装八九式12.7厘米高射炮。
由于战列舰炮击射程开始达到地平线视距极限,因此扶桑级也加装了水上飞机;先实施改良的扶桑号将水上飞机弹射机装在3号炮塔上,但是发现操作空间与动线会被干扰,因此修改了第3主炮位置,让原本朝舰艉方向的主炮反转180度朝舰艏位置,这样飞机组员就可以自烟囱旁的支架结构登上主炮塔顶登机。不过这个改装到后来发现不实用,因此山城号改装时放弃了这个点子,而把水上飞机发射器放在舰艉。扶桑号后来再度实施与山城号相同的改装工程,但没有再把炮塔方向“归位”,因此改装后的扶桑号主炮配置是呈对称,3门向前、3门向后;山城号仍是2门向前、4门向后的设计。为了修正舰体阻力问题,扶桑级的舰艏、舰艉各延长了4米。
改装后的扶桑级,无论极速或续航力都有十足改善,不过新问题也随之而来;由于大改装增加了不少重量,导致干舷高度下降、剩余浮力减少,让扶桑级耐海性变得更差。而且,虽然改善了些许防御力,但日军评估该舰弹药库等致命区域仍然防御不了250千克炸弹的俯冲轰炸,当然也防不了更新式的舰炮攻击。
1938年,扶桑级两艘战列舰的8米光学测距仪更换为与伊势级战列舰相同的10米光学测距仪,改善远程炮击精准度。[8] 

扶桑级战列舰没有实施的改造计划

根据日军留存的纪录,扶桑级服役期间曾规划的两项大改造草案最后没有实施。
第一次大改造前,舰政本部第四部部长平贺让提出草案,根据留存的平贺文书手稿中提到在1922年他曾有想让扶桑号在该次改良案中将主炮布局完全大改造。平贺让提出将扶桑级的主炮更换为长门级的41厘米炮,配置为前方A、B炮塔采双连装,中段主炮减去一座,另一座更换为3连装41厘米炮,舰尾主炮也减去一座,X炮位改装为与中段相同的41厘米炮,然而该方案最后未通过。
第二次没有实施的改造,是在日本1942年中途岛海战战败后。因为日本海军机动航空兵力折损太大,所以海军评估所有大型军舰的改造适性,希望尽快补充战力,当时评估的列表有:
  巡洋舰青叶级、川内级:宽度太窄,没有改装价值
  巡洋舰最上级、利根级:飞行甲板长195米、宽23.5米,可搭载机数30架,改装工程耗时估计9个月
  巡洋舰妙高级、高雄级:飞行甲板长200米、宽23.5米,可搭载机数30架,改装工程耗时估计9个月
  战列舰金刚级、长门级:飞行甲板长220米、宽34米,可搭载机数54架,改装工程耗时估计1.5年
  战列舰伊势级、扶桑级:飞行甲板长210米、宽34米,可搭载机数54架,改装工程耗时估计1.5年
进一步分析后,日本海军认为金刚级设计要修改的地方太多,改装不切实际。因此就决定由第5炮塔爆炸的日向号开始进行改装工程,改装也不是最初评估的全通式飞行甲板,只有部分区域飞行甲板化。而扶桑级原本计划在伊势级工程结束后接受相同改装;但是计划在昭和18年(1943年)6月取消。因为日本海军发现他们低估了改造难度,原本计划在6个月完成的日向级改造最后仍然拖到9个月才告一段落;而比起伊势级又更多地方要改的扶桑级难以指望可届期完工,最后扶桑级仍然以正规战列舰的状态应战。

扶桑级战列舰性能数据

编辑
基本数据(竣工时)
舰长(米)扶桑:205.13,山城:215.80
  
舰宽(米)扶桑:28.65,山城:28.96
吃水(米)扶桑:8.69,山城:9.08
排水量(吨)
扶桑:标准29326、满载30600
山城:标准32720、满载33800
动力
24x 宫原式煤油混烧锅炉、2x布朗·柯蒂斯式蒸汽涡轮机
总功率40000马力,四轴推进
航速(节)23
  
续航力8000海里/14节
编制舰员1193人
武装
6x 双联装 四一式35.6厘米/45倍径主炮
12x 单装 四一式15.2厘米/50倍径副炮
4x 单装 7.6厘米/40倍径高射炮
6x 单装 53.3厘米鱼雷发射管
舰载机
装甲
侧舷装甲305mm、甲板64mm、主炮塔280mm、司令塔305mm
装甲总重量8588吨
基本数据(最终时)
  
舰长(米)扶桑:212.75,山城:224.94
舰宽(米)扶桑:33.08,山城:34.60
吃水(米)扶桑:9.69,山城:9.49
排水量(吨)
扶桑:标准34700,满载39154
山城:标准39130,满载43580
动力
4x ロ号舰本式重油锅炉、2x ハ号舰本式重油锅炉、4x 舰本式蒸汽涡轮机
总功率70000马力,四轴推进
航速(节)24.5
  
续航力11800海里/16节
编制舰员1396人
武装6x 双联装 四一式35.6厘米/45倍径主炮
14x 单装 四一式15.2厘米/50倍径副炮
4x 双联装 八九式12.7厘米/40倍径高射炮
8x 三连装 25毫米机炮
16x 双联装 25毫米机炮(山城号17挺)
39x 单装 25毫米机炮(山城号34挺)
10x 单装 13毫米机炮(山城号另装备3x 双联装 13毫米机炮)
舰载机3x 水上侦察机
装甲
侧舷装甲305mm、甲板100mm、主炮塔280mm、炮座203mm、司令塔305mm、防雷隔舱64mm
装甲总重量12199吨

扶桑级战列舰战争经历

编辑
前至后:山城号、扶桑号、榛名号(金刚级) 前至后:山城号、扶桑号、榛名号(金刚级)
扶桑级在1915年服役后编入第一舰队之第一战队,但因为性能过于不稳定,因此日本海军并不太愿意把她们派遣实战,而是长期作为训练舰使用;一战期间扶桑级曾有段时间在中国沿海执行封锁同盟国船舰任务。而1930年代的第二次改装虽然让这两艘战列舰勉强堪用,实际测试仍旧问题丛生,所以两舰在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没有参加任何一场战役。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扶桑级战列舰因为航速的限制,也由于日本海军燃油储备紧张,均长期在柱岛泊地“待机”,加上新一代的战舰——“大和”号战列舰已服役(武藏号正在兴建),扶桑级很少投入第一线作战。后曾经作为舰载机训练的靶舰使用。中途岛战役时,扶桑号、山城号编入警戒部队参与支援攻击阿留申群岛的任务。1943年之后到1944年9月期间,成为日本海军各兵科学校的教育训练舰,期间曾入坞改装加强防空火力。中途岛海战后,由于日本海军航空母舰损失惨重,曾经计划将这两艘扶桑级战列舰同伊势级一样改装成“航空战舰”,但最后未果。
1944年10月莱特湾海战时,扶桑号和山城号编在由西村祥治指挥的第二战队,执行“捷1号作战”,计划于10月25日通过苏里高海峡,从南面进入莱特湾对美军的登陆舰队实施炮火打击。25日凌晨,在苏里高海峡遭到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宾夕法尼亚、马里兰、加利福尼亚、田纳西、西弗吉尼亚和密西西比共六艘战列舰的伏击,以及驱逐舰、鱼雷艇的鱼雷攻击,扶桑号被美军驱逐舰发射的鱼雷击中后发生爆炸舰体断裂沉没,山城号与美军战列舰发生炮战(海军史上最后一次战列舰之间炮战)又被鱼雷击中倾覆沉没。1945年8月31日,这两艘战舰从日本海军序列中除籍。

扶桑级战列舰历任舰长

编辑
舣装员长
佐藤皋藏大佐(大正3年/1914年8月23日就任)
舰长
佐藤皋藏 大佐(大正4年/1915年11月8日就任)
向井弥一 大佐(大正4年/1915年12月13日就任)
山冈丰一 大佐(大正5年/1916年7月8日就任)
竹内重利 大佐(大正6年/1917年12月1日就任)
生野太郎八 大佐(大正7年/1918年12月1日就任)兼任
岛内桓太 大佐(大正8年/1919年4月1日就任)
大谷幸四郎 大佐(大正8年/1919年11月20日就任)
大石正吉 大佐(大正9年/1920年11月20日就任)
汉那宪和 大佐(大正10年/1921年12月1日就任)
加加良乙比古 大佐(大正11年/1922年12月1日就任)
白石信成 大佐(大正12年/1923年12月1日就任)
米内光政大佐(大正13年/1924年7月18日就任)
高桥三吉 大佐(大正13年/1924年11月10日就任)
滨野英次郎 大佐(大正14年/1925年12月1日就任)
杉浦正雄 大佐(大正15年/1926年11月1日就任)
市村久雄 大佐(昭和2年/1927年8月20日就任)
池田武义大佐(昭和3年/1928年12月10日就任)
藏田直大 大佐(昭和4年/1929年11月30日就任)
杉坂悌二郎 大佐(昭和5年/1930年12月1日就任)
町田进一郎 大佐(昭和6年/1931年12月1日就任)
荒木贞亮 大佐(昭和7年/1932年12月1日就任)
岩村清一 大佐(昭和9年/1934年11月15日就任)
草鹿任一 大佐(昭和10年/1935年11月15日就任)
吉田庸光 大佐(昭和11年/1936年12月1日就任)
高崎武雄 大佐(昭和12年/1937年1月26日就任)
阿部弘毅大佐(昭和12年/1937年12月1日就任)
藤田类太郎 大佐(昭和13年/1938年4月25日就任)
岸福治 大佐(昭和13年/1938年11月15日就任)
佐藤勉 大佐(昭和14年/1939年11月15日就任)
河野千万城 大佐(昭和15年/1940年10月15日就任)
木下三雄 大佐(昭和16年/1941年9月15日就任)
古村启藏 大佐(昭和17年/1942年12月5日就任)
鹤冈信道 大佐(昭和18年/1943年6月1日就任)
阪匡身 大佐(昭和19年/1944年2月23日就任) 10月25日战死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英语:「Conway All The World's Fightingships 1906–1921」(Conway)
  • 2.    英语:「Conway All The World's Fightingships 1922-1946」(Conway)
  • 3.    英语:「Jane's Fighting Ships Of World War I」(Jane)
  • 4.    日语:「世界の舰船増刊第79集 日本戦舰史」(海人社)
  • 5.    日语:「泉 江三 「军舰メカニズム図鉴 日本の戦舰 上巻」グランプリ出版 ISBN 4-87687-221-X c2053
  • 6.    日语:「ハンディ判日本海军舰艇写真集 2巻/戦舰 扶桑・山城・伊势・日向」(光人社)
  • 7.    日语「図解 日本帝国海军全舰船1868-1945 戦舰・巡洋戦舰」(并木书房、2007年) ISBN 978-4890632237
  • 8.    日语:歴史群像编集部『歴史群像太平洋戦史シリーズVol.30 扶桑型戦舰』(学习研究社、2001年) ISBN 4-05-602444-8
词条标签:
军事 交通工具